句子环境,描写环境 句子

环境描述2113(农村、雪景、芦苇)出色5261语段:
月亮升起来,院子里凉快4102得很,清洁得很,白1653天破好的苇眉子潮润润的,正好编席。女人坐在小院当中,手指上缠绞着柔滑苗条的苇眉子。苇眉子又薄又细,在她怀里跳跃着。

要问白洋淀有多少苇地?不知道。每年出多少苇子?不知道。只晓得,每年芦花飘飞苇叶黄的时候,全淀的芦苇收割,垛起垛来,在白洋淀周围的广场上,就成了一条苇子的长城。女人们,在场里院里编着席。编成了多少席?六月里,淀水涨满,有无数的船只,运输银白雪亮的席子出口,不久,各地的城市村落,就全有了花纹又密、又精巧的席子用了。大家争着买:“好席子,白洋淀席!”

一九三七年春夏两季,翼中平原大旱。五月,滹沱河底晒干了,热风卷着黄沙,吹干河滩上蔓延生长的红色的水柳。三稜草和别的杂色的小花,在夜间开放,白天就枯焦。农民们说:不要看眼下这么旱,定然是个水涝之年。可是一直到六月初,还没落下透雨,从北平、保定一带回家歇伏的买卖人,把日本侵犯华北的新闻带到乡村。

河北子午镇的农民,中午躺在村北大堤埝的树荫凉里歇晌。在堤埝拐角一棵大榆树下面,有两个年青的妇女,对着怀纺线。从她们的长相和穿着上看,全好像姐妹俩,小的十六七岁,大的也不过二十七八。姐姐脸儿有些黄瘦,眉眼带些愁苦;可是,过多的盼望,过早的热忱,已经在妹妹的神色举措里,充足的吐露出来。

她们头顶的树叶纹丝不动,知了叫的烦躁刺耳,沙沙的粘虫屎,掉到地面上来。

远处有一辆小轿车,在高的矮的、黄的绿的庄稼中间,红色的托泥和车脚一闪一闪。两个乌头大骡子,在中午燥热的太阳光里,甩着尾巴跑着。

“推开门一看,嗬!好大的雪啊!山川、树木、房屋,全都罩上了一层厚厚的雪,万里江山变成了粉妆玉砌的世界。”接着,具体写柳树、松柏具有特点的雪后风景。先写静态美:“落光了叶子的柳树上,挂满了毛茸茸、亮晶晶的银条儿;冬夏常青的松树和柏树,堆满了蓬松松、沉甸甸的雪球。”再写动态美:“一阵风吹来,树枝轻轻地摇晃,银条儿和雪球儿簌簌地落下来,玉屑似的雪末儿随风飘荡,映着凌晨的阳光,显出一道道五光十色的彩虹。”

不经意间,窗外已飘起了雪花,姗姗来迟的雪密密匝匝,在灰暗的天空中急速地落向地面,凌空划过无数道孤线,随风旋转、飞舞,犹如从天而降的柳絮,一时光弥漫天空。

仿佛天女散花,无限无尽的雪花从天穹深处飘落,如同窈窕的仙女穿着白色的裙子,用精美的舞姿向所有的生物致敬,然后轻柔地笼罩在房顶上、草尖上、树叶上,瞬间,万物的原来面目被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悄悄地掩饰住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层薄薄的积雪,一眨眼功夫,雪花用自然的力气装点了万物,将一切变得神秘起来。

雪花越来越密,在空中无休止地散落着。小区里弥漫着无数似花似蝶的六角精灵,它们无声无息地湿润了万物,用纤巧的魔棒将小区装扮一新,淘气的小精灵们无拘无束,欢乐地、盈盈地在空中演绎着一场绝佳的舞蹈,也许是在天宫中呆久了的缘故吧,它们似乎把全身的能量都释放出来了,渲染了一切。偶尔有几片雪花调皮地在家家户户的不锈钢架子上跳高,不时发出一声声清脆的敲击声,“叮叮当当”,似乎在为空旷的小区营造一点轰轰烈烈,然而,那六角形的精巧的雪花,却很快就熔化成了水滴,依靠在被雪水冲得干清洁净的架子上,风儿悠悠地吹来,摇摇欲坠,但还是不肯善罢甘休。熔化的雪水中,隐模糊约映出了一个清爽的世界。

雪开端变小了。植物们像是吸足了养分,在向飘洒着的雪不断挥手,感激雪的恩赐。

小时候,我常常一个人呆在河边。那时的天总是很蓝,蓝蓝的水面上总是倒映着大雁北飞的影子;绿莹莹的草地上缀满白白红红的小花,白色的小蝴蝶在花丛中高低翻飞,蜻蜓落在远处的芦苇上,惊落一串露珠;看着性命都在快活地繁忙着,我的心便也充盈着快活,鼓着腮帮子吹起苇叶做的哨子,“嘀嘀”的声音便会在河面上传出很远,吓得聒噪的麻雀们也能宁静好一阵子。

第一片落叶带来秋的讯息,气象也很快凉下来了。庭院里,红红黄黄的枯叶落满了瓦沟;墙头招摇了一个春天带一个夏天的狗尾草也丧气地垂下了头,南归的大雁在深秋的碧空中变幻着队列。这时候的河道中,是芦花的海洋,白绒绒的芦花酷似蒲公英的花朵,却没有蒲公英的绝情,它永远也不会弃芦苇而去,而是无声无息地顶着淅沥的秋雨,迎着萧瑟的秋风,一任白露、霜降这样的时节在身边飞逝而过。它们好像也知道:一岁一枯荣,不远的春天,绿的精灵还会清醒。
今年冬天,我已在千里之外的他乡求学,不知家乡的芦苇是否安好,芦花早就开了吧?求学的路上,窗外一丛芦苇一闪而过,我竟感到它们宛如一丛散乱的令人伤感的往事,我知道我会好久看不见家乡的芦苇了。

我爱好绿色,感到那是一种活力盎然的色彩。因为家乡的芦苇早已溶入了我的性命,包含那汪绿水,那片芦花。

文章:
会思想的芦苇
最近回到我曾经“插队落户”的家乡,一下船,就看到了在江堤上迎风摇曳的芦苇。久违了,朋友! 芦苇,曾经被人以为是荒漠的象征。然而在我的心目中,这些随处可见的植物,却代表着漂亮自由的性命,它们随同我渡过了艰辛的岁月。
从前,芦苇是崇明岛上一种主要的经济作物。芦苇的一身都有经济价值。埋在地下的嫩芦根可解渴充饥,也可入药。芦叶可以包粽子,芦叶和糯米合成的气息,就是粽子的幽香。芦花能扎成芦花扫帚,这样的扫帚,城里人至今还在用。用处最广的,是芦苇秆,农民用灵活的手,将它们编织成苇帘、苇席、芦篚、箩筐、簸箕,盖房子的时候,芦苇可以编苇墙,织屋顶。很多乡民曾经以编织芦苇为生,生生不息的芦苇使家乡人多了一条活路。我在崇明“插队”时,曾经和农民一起研讨应用地下的沼气来做饭。打沼气灶,也用得上芦苇。我们先在地上挖洞,再将芦苇集束成捆,一段一段接起来,扎成长十数米的芦把,慢慢地插入洞中, 深藏地下的沼气,会沿着芦把的空隙升上地面,积蓄于土灶中,只要划一根火柴,就能在灶口燃起一簇蓝色的火苗,为贫困的生涯增加些许温馨。在我的记忆中,这是一件无比巧妙的事情。
在艰难的“插队”生活中,芦苇给我的安慰旁人难以想象。我是一个留恋自然的人,而芦苇,正是大自然馈赠给人类的美好礼物。在被人类精心耕作的田野中,几乎很少有野生的植物连片成块,只有芦苇例外。没有人播种栽培,它们自生自长,繁衍生息,哪里有泥土,有流水,它们就在哪里传布绿色,刻画性命的坚韧和多姿多彩。
春天和夏天,它们像一群绿衣人,伫立在河畔江边,我爱好看它们在风中动摇的姿势,爱好听它们应和江涛的簌簌絮语。和农民一起挑着担子从它们中间走过时,青青的芦叶掸我衣,拂我脸,那是自然对人的亲近。最难忘的是它们开花的气象,酷暑过去,金秋来临,风一天凉似一天,这时,江边的芦苇纷纭开花了,那是一大片皎洁的银色,在风中,芦苇动摇着它们银色的脑袋,在江堤两边发出深沉的喧哗,远远看去,犹如起伏的浪涛,也像浮动的积雪。使我难忘的是夕照中的气象,在残暴的晚霞里,银色的芦花变成了金红色的一片,仿佛随风蔓延的火苗,在大地和江海的接壤地带熊熊燃烧。冬天,没有被收割的芦苇身枯叶焦,在风雪中显得颓败,使大地平添几分萧瑟之气。然而我知道,芦苇还活着,它们不会逝世,在冰封的土下,有冻不僵的芦根,有割不断的芦笋。只要春风一吹,它们就以粉红的嫩芽,以翠绿的新叶为人类报告春天的新闻。冬天的尾巴还在大地上扫动,芦笋却顽强地顶破被严霜笼罩的土地,在凛冽寒风中自豪地伸展开它们那柔嫩的肢体,宣布冬天的失败,也宣布性命又一次克服自然强加于它们的严酷。
我曾经在日记中写诗,诗中以芦苇自比。帕斯卡说:“人是一棵会思想的芦苇”,这比方使我觉得亲热。以芦苇比人,喻示人的微小和懦弱,其实,可以作另义懂得,人性中的忍受和刚毅,恰恰如芦苇。在我的诗中,芦苇是有思想的,它们面对荒滩,面对流水,面对南来北往的候鸟,舒展开思想之翼,翱翔在自由的天空中。我当年在乡下所有的悲欢和向往,都通过芦苇倾吐了出来。
我曾经担忧,随着崇明岛的发展和提高,岛上的芦苇会渐渐消散。然而我的担忧大概是过剩的,只要泥土和流水还在,只要滩涂上的芦根还在,谁也无法使这些绿色的性命绝迹。我的家乡,也将因为有芦苇的存在而显得活力勃发,永葆它的天生丽质。
这次去崇明,我专门到堤岸上去看了芦苇。芦苇还和当年一样,在秋风中摇晃着银色的花朵。那天傍晚,我注视着落霞渐渐映红那一大片芦花,它们在天地之间波浪起伏,像涌动的火光,重又点燃我青春的幻想……

芦苇醉了
江南水乡的秋天,随处能看到一片片芦苇,它们生长在河边,清澈的河水如同一面镜子,把芦苇倒映在水中。
走到芦苇边上,它却喝的的酩酊大醉,身子摇摇晃晃的,上面的穗头像一把刀,仿佛是秋风把它磨得十分锐利。看那样子,像个喝醉了的大将军,挥着大刀,趾高气扬地晃了出来。
几丛并不高大的芦苇上,那白白的芦花,像是半透明的,它们大约偷尝了几勺酒,仿佛也有些微醉了,有些叶子贴着水面,芦花立在头上,轻轻摇晃,在阳光照耀下微微地闪光。
在秋风中,芦苇醉了;我散步其间,也被沉醉了。

故乡的芦苇花
我的故乡四面环山,到处芦苇丛生。秋天一到,芦苇花争相开放,把故乡掩映在一片花海中,很是好看。
故乡的芦苇大多生长在小溪边。它们茎秆细落弱,属草本植物,性喜潮湿。由于故乡的土质肥沃,春秋多雨,所以芦苇的熟根便遍及山野。阳春三月,故乡的芦苇齐齐的长出鲜嫩的芽来,卷着修长的叶向着太阳长。到了七、八月间,芦苇便开端开花。有奶白色的,有微红色的,有粉红色的,有降红色的,小溪边、山坡上到处都似盖上了一层多彩的绒线毯一般。芦苇花不大,有点像细碎的棉絮,它的蓬很稠密,看不出显明的花瓣。成熟的芦苇花又轻又软,能随风飘扬。因此,每当微风吹起时,芦苇花便满村地转悠,升了又落,落了又升,摇摇摆摆的,很是好看。这时候,故乡便掩映在花的海洋之中。
你看,家家户户房前房后,会时不时地飘来几多芦花,也有的飘进家里,落在桌上、椅上、灶上。看到这些,孩子们便忙着追逐、扑打,或使劲儿地吹那既将飘落的芦苇花。只要稍有空闲,老伯伯们便去割芦苇,用来编凉席。他们沿着小溪、山坡把芦苇割下来,然后扎成坚实的一捆,扛在肩上,背回家里。此时,没有撒落的芦苇花便随着老伯伯稳健的脚步一上一下地晃着。有些便随风窜入人们的鼻孔,让人使劲儿地打喷嚏。到了家,往地上一扔, 砰 的一下,便会窜起一团飞舞的花。每当此时,故乡的炊烟便在模糊于芦苇花的烟囱中袅袅身升起。
芦苇花开的时光不长,开花预示着它旧的性命的终止,新的性命的开端。我爱故乡的芦苇,不仅因为它漂亮,更是因为它有着坚强的性命力。它就像故乡的人们一样,坚韧而勇于开括。

家乡的芦苇丛春茂
我的家在南方的水乡,芦苇是那里最常见的植物。孔子说:智者乐水,仁者爱山。无疑芦苇就是智者了。它们常常绿茫茫地长满全部河道,望着它们,常常就会被一种神奇的凉快和神秘的安静所折服。荡中的芦苇和水草犹如林风眠笔下那漂亮的画,优雅地在水中舞蹈,婀娜多姿。芦苇荡里有红色的浆果,绿莹莹的水草,轻巧穿梭的游鱼和柔细如丝的水蛇,它们在芦苇的庇护下过着自己的日子。
我深爱着那片随风轻摆的墨绿,我感到我的性命就在那片水里面。
阳春三月,正是南方草长莺飞的时节,芦苇也怯生生地从冻土下探出了头,粉红色的芦苇嫩生生的,很讨人爱好。那时的我总会和小伙伴肆意拔芦苇玩,气得爷爷在河岸上跳脚大骂,惋惜腿脚不灵活,也拿我们没有措施。现在想想,真是十分愧对那些夭折的芦苇和已逝的爷爷。
可是芦苇却不管这些,不出几日,就会有新的芦苇不屈不挠地从河泥里钻了出来,铺满日渐丰腴的河岸。它们一个劲地拔节,常常几日不见,芦苇便齐刷刷长至肩高了,放眼望去,视野内全是长得密密匝匝的芦苇,微风拂过,绿色的海洋中有苇叶的刷刷声,清澈、单纯,夹着风的轻柔和水的灵气。那茫茫的水面孕育着芦苇,但并不寂寞,它也沉醉于性命的轻舞。
下载APP,抢鲜体验 应用APP,立即抢鲜体验。你的手机镜头里或许有别人想知道的答案。 扫描二维码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