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诗是什么意思?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纂,词条创立和修正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受骗上当。详情>>
《诗经》,是中国最古老的一部诗歌总集,收录了从西周初期至春秋中叶约500年间的歌谣,是中国古典诗歌的起源。《诗经》包罗万象,记载了远古时代社会生涯的诸多方面,政权兴衰、劳动生产、祭祀燕飨、婚恋嫁娶等社会现象在《诗经》中都有描写和反应,而对于战斗这一社会生涯中十分主要的内容亦有不少诗篇加以记载和描述,这些诗篇不仅成为后世研讨先秦时代征战历史的可贵资料,更以其极高的思想价值和极强的艺术沾染力而传唱千古。《诗经》中直接或间接反应战斗的诗篇有30多首,若细细品来,便会发明其中一些篇章浮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审视战斗的态度,这便是《诗经》战斗诗中的官方视角与民间立场,其各自统御下的诗篇亦浮现出不同的审美作风。 《诗经》战斗诗重要反应了周王朝时代的杀伐攻略。自周王朝兴起开端,便与毗邻的北方游牧民族经常产生摩擦;终周朝一代,西北戎狄频繁入侵,南方荆蛮间或离叛,山东诸侯亦不时作乱,对中央王朝构成了极为严重的要挟。虽有文、武、成、康盛世威慑戎狄,有周公正叛、穆王伐戎以及宣王中兴,但周幽王还是被犬戎攻杀于骊山之下,强盛起来的诸侯国亦时刻觊觎着京畿地域的丰腴土地与统领天下的威望。由此可见严格的边患和无止无休的征伐成为周王朝时代主要的社会主题,战斗自然被详赡、活泼地反应在诗篇中。 首先来看《大雅·常武》、《大雅·江汉》、《大雅·皇矣》及《颂》诗中的一些篇目,这类诗篇多是对统治阶级、上层将领征伐武功的夸奖。《大雅·常武》以激昂的文辞夸奖王师的兵强马壮与士气昂扬,气概撼人心魄,《大雅·江汉》更是以不吝笔墨、近乎矫情的夸奖直陈功业的光辉,这种 “主旋律” 式的作风体现在许多同类的篇章中,多是对君王、诸侯王、将领攻伐武功的歌唱。诚然,这类诗歌更多的是出于政治须要,或出于仕宦之手,或经过史官乐官的润饰加工,也由此可以发明,战斗对于统治阶层,是树立光荣与功劳的机遇,记载并反应战斗的诗歌一定会着力表示国力的富强、成功的光辉、王师的威武与武功的浩大,这便形成了审视战斗的官方视角,在此视角统御下的战斗诗,浮现出绚丽雄壮的艺术格调,折射出统治阶层的意识形态和审美请求。 而反观保留在《国风》中的一些诗篇,诸如《邶风·击鼓》、《王风·扬之水》、《秦风·小戎》、《豳风·东山》、《豳风·破斧》等,这些诗篇的字里行间则散发着浓郁的离愁别绪与厌战悲苦。且以《邶风·击鼓》为例,这首诗歌发生的时期背景是鲁隐公四年宋、陈、蔡、卫结合伐郑,这场统治阶级间的权谋好处之争给参战的士卒带来了灾害:“不我以归,忧心有忡”,面对国度强加给士卒的战斗,“爰居爰处?爰丧其马?”战士们的心境糟糕到极点,因为他们为之流血就义的战斗在大众心中毫无意义。厌战与畏逝世不是因为脆弱,而是战士们心中有家庭、妻子的挂念,而这种柔情在随时会为不义之战送命的情境下更显温婉凄恻。“逝世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句传播千古的诗句现在多被用于婚礼祝福,充斥了喜乐与温馨,而当面临绝境、生逝世难料的士兵们在荒漠的郊外想起新婚时的情景,想起与爱人海誓山盟的这句誓言时,却是那样的痛楚与悲伤!“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这近乎歇斯底里的哀号召人寸断肝肠,唏嘘落泪。这类诗篇代表了下层士兵、平民百姓们的呼声,战斗对于他们来说,光荣与成功毫无意义,而逝世亡与流离,却能带来致命的打击与难愈的伤痛。这类源自民间的战斗诗,多是表达凄恻的相思、幽怨的愤恨与无边无际的怅然与伤感,这便是审视战斗的民间立场,以其诚挚深厚、感人肺腑的情蕴,浮现出悲伤的情调。 不难懂得,战斗的成功是要以无数士兵的就义作为代价的,而普通士兵大都来自平民百姓,宽大大众对战斗的体验无疑是悲苦深重的。正义的抗敌也好,不义之战也罢,战斗带给国民的永远是家庭的破碎、亲人的离散和性命的灭亡。而作为统治阶层,他们眼中是威望与光荣,功劳与好处,“一将功成万骨枯”,君王将领更在意丰功伟绩带给自己的流芳百世,无数逝世难士兵的亡魂只是他们通往胜利的阶梯,这两种视角的分歧与对峙可见一斑。而且这种对峙是恒久的,不只在《诗经》中有所体现,亦贯串在历代与战斗有关的文学作品中。梦回国强尚武的盛唐,虽有诸如岑参《北庭西郊候封大夫受降回军献上》这样的诗篇彰显着帝国的魄力,亦有杜甫那催人泪下的《兵车行》,“边庭流血成海水,武皇开边意未已” ,这或许是对这两种视角最完善的诠释。 官方视角下的战斗诗难以在读者心中激起感情共识的波涛,而民间立场下的战斗诗,质朴无华,情感逼真,更能如实反应远古战斗的真实面孔,更能使读者体味战斗的艰险与无情。在此立场下形成的厌战思乡、戍人盼归等题材也深远地影响了后世战斗诗、边塞诗的创作。从这两个不同的角度去对照审视《诗经》中的战斗诗及后世有关征战的诗篇,信任会有别样的感悟与体味。 战斗诗盛唐战斗诗 编纂 在唐代的对外战斗中,许多文人参与进去,对边塞和军旅生涯有亲身材验,从戎而不投笔,写诗刻画苍凉的边塞风光,赞扬将士们的勇武精力,或咒骂战斗带来的灾害,于是有了边塞诗派。有名诗人岑参的《走马川行奉送封大夫出师西征》有代表性: 君不见走马川行雪海边,平沙莽莽黄入天。 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 匈奴草黄马正肥,金山西见烟尘飞。汉家大将西出师。 将军金甲夜不脱,半夜军行戈相拨,风头如刀面如割。 马毛带雪汗气蒸,五花连钱旋作冰。幕中草檄砚水凝。 虏骑闻之应胆慑,料知短兵不敢接,车师西门伫献捷。 诗中的“走马川”、“轮台”、“金山”、“车师”都是常见的北方或西域地名,这里用来做地名的代号,并非实指,所以读诗时不必求真,只重视懂得诗意诗情。这首诗一开端,就大笔淋漓地刻画出西域狂风弥天、飞沙走石的恶劣环境。匈奴(代表强悍的北方民族)来犯,狼烟四起;将军带兵奔赴战场迎敌。夜行军武器互相碰撞,尽管寒风如刀,落雪的五花马背上依然热汗蒸腾,很快又结成冰凌。在帐幕里起草讨敌的檄文(战书),还未等写完,砚台里的墨水已冻成冰块。这样吃苦耐劳勇武向前的部队,必定会使敌人闻风丧胆,不敢交战;那我们就在车师的西门等候成功凯旋的喜报吧!诗中表示的乐观豪放的气势,正是盛唐时代时期精力的体现。李颀的《古参军行》也很著名: 白日登山望烽火,傍晚饮马傍交河。 行人刁斗风沙暗,公主琵琶幽怨多。 野营万里无城郭,雨雪纷纭连大漠。 胡雁哀鸣夜夜飞,胡儿眼泪双双落。 闻道玉门犹被遮,应将生命逐轻车。 年年战骨埋荒外,空见蒲桃入汉家。 部队白天要登上山头瞭望烽火报警的情形,傍晚时又促赶到交河(在新疆吐鲁番,此代有水的处所,非实指)去饮战马。刁斗是一种铜制的锅,白天用它烧饭,夜里做打更的柝〔tuò拓〕用。军人们背着刁斗在刮得昏天黑地的风沙中艰巨行进,这时联想到汉代从这条路远嫁乌孙王的公主一路上弹奏的琵琶曲,必定是充斥幽怨。在荒无人烟的处所野营过夜,飘起弥漫天地的大雪,和远处的沙漠连成迷蒙一片。秋夜里南飞大雁的鸣叫声凄厉又哀伤,胡兵也耐不住这艰难生涯而落下眼泪。听说朝廷已传下不准后退的命令,只能拚着生命追随将军(轻车将军为官名)去逝世战。玉门被遮,即不准退入玉门关,用的是《史记·大宛列传》的典故:贰师将军李广利攻大宛失利,退至敦煌,恳求朝廷退兵,汉武帝“闻之大怒,使使(派使者)遮玉门,曰:有敢入者辄斩之!”拚命向前的成果,十有八九是战逝世,年年有无数人抛骨荒远的异乡,唯一的结果是葡萄(蒲桃)从西域传入中原种植,供富贵者享用。诗中虽吐露出哀怨的情感,基调还是昂扬进取的。 战斗是残暴的。公元714年唐朝部队与吐蕃在临洮的长城堡邻近有过一场大战,杀获吐蕃数万人。王昌龄的《塞下曲》写到这场战斗: 饮马渡秋水,水寒风似刀。 平沙日未没,黯黯见临洮。 昔日长城战,咸言意气高。 黄尘足今古,白骨乱蓬蒿。 战斗过后多年,战场依然暗淡悲凉,漫漫的黄尘,混乱的蒿草,白骨散弃其中,永远被人遗忘。无论逝世者是哪一方的,对其本人和家庭来说,都是悲凉的悲剧。 塞下曲 卢纶 月黑雁飞高, 单于夜遁逃。 欲将轻骑逐, 大雪满弓刀。 1.塞下曲:古时边塞的一种军歌。 2.月黑:没有月光。 3.单于(chán yú ):匈奴的首领。这里指入侵者的最高统帅。 4.遁:逃走。 5.将:带领。 6.轻骑:轻装快速的骑兵。 7.逐:追赶。 这是卢纶《塞下曲》组诗中的第三首。卢纶曾任幕府中的元帅判官,对行伍生涯有体验,描述此类生涯的诗比拟充实,作风雄劲。这首诗写将军雪夜筹备率兵追敌的壮举,气势豪放。 前两句写敌军的溃逃。“月黑雁飞高”,月亮被云遮蔽,一片黝黑,宿雁惊起,飞得高高。“单于夜遁逃”,在这月黑风高的不寻常的夜晚,敌军偷偷地逃跑了。“单于”,原指匈奴最高统治者,这里借指当时经常南侵的契丹等族的入侵者。 后两句写将军筹备追敌的场面,气概不凡。“欲将轻骑逐”,将军发明敌军叛逃,要带领轻装骑兵去追击;正筹备动身之际,一场纷纭扬扬的大雪,霎时间弓刀上落满了雪花。最后一句“大雪满弓刀”是严寒气象的描述,突出表达了战役的艰难性和将士们奋勇的精力。 本诗情景融合。敌军是在“月黑雁飞高”的情景下溃逃的,将军是在“大雪满弓刀”的情景下筹备追击的。一逃一追的氛围有力地渲染出来了。全诗没有写冒雪追敌的进程,也没有直接写剧烈的战役场面,但留给人们的想象是非常丰盛的。 作者简介:卢纶(748-800),字允言,河中蒲(今山西永济县)人。唐代诗人。 战斗诗毛泽东战斗诗 编纂 七律·长征一九三五年十月 红军不怕远征难, 万水千山只等闲。五岭逶迤腾细浪, 乌蒙磅礴走泥丸。 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 更喜岷山千里雪, 三军过后尽开颜。 沁园春【雪】 一九三六年二月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馀莽莽;大河高低,顿失滔滔。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好汉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清平乐《六盘山》 一九三五年十月 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不到长城非英雄, 屈指行程两万。 六盘山上高峰,红旗漫卷西风。 今日长缨在手, 何时缚住苍龙? 七律《国民解放军占据南京》 一九四九年四月 钟山风雨起苍黄, 百万雄师过大江。 虎距龙盘今胜昔, 天翻地覆慨而慷。 宜将剩勇追穷寇, 不可沽名学霸王。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采桑子《重阳》 一九二九年十月 人生易老天难老, 岁岁重阳。 今又重阳, 战地黄花分外香。 一年一度秋风劲, 不似春光, 胜似春光, 寥廓江天万里霜。 忆秦娥《娄山关》 一九三五年二月毛泽东 西风烈, 长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 马蹄声碎, 喇叭声咽。 雄关漫道真如铁, 而今迈步从头越。 从头越,苍山如海, 残阳如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