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语录时代,「小时代」顾里经典语录

「小时期」顾里经典语录  我来答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要害词,搜索相干材料。也可直接点“搜索材料”搜索全部问题。

小时期 经典语录 顾里 搜索材料3个答复#热议#周奇北电报道,他演绎之路怎么样?
http://tieba.baidu.com/f?kz=525212596
“爸,如果你不是要去加入一个夏威夷草群聚首的话,请把现在你脖子上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e59b9ee7ad9431333238643035那条春花烂漫的领带换掉,好么?”

“当时我真想对她立正敬礼”!

“那有点难度,我外婆早就被埋进土里了。” “还烧成了灰,你没事别去把她老人家从土里翻出来晾着……”
“你外婆才是鬼故事,你们全家都是鬼故事!还有,你以后在我面前再敢用‘了啦’、‘人家’之类的词,我起誓我会把你埋进土里挖都挖不出来。”

“NO!姐姐和大姐完整是两种不一样的物种!就像阿姨和大姨一样!两个世界的生物!如果说他们把我溅得一身泥点如同斑点狗一样是一次意外的话,那么,那个小孩子叫我大姐,就是一次蓄意的凌辱!”

....顾里突然一声尖叫着从黑暗里坐起来,在唐宛如急忙地按亮床头灯之后,顾里突然如释重负地说:“刚才我突然摸到你的胳膊,半梦半醒间我认为自己身边睡了个男人,吓逝世我了!”....

“你可以把吼声再气沉丹田一点,我怕楼下烧开水的老伯错过了这次出色的广播。”

“你刚穿着衣服洗完澡吧?”
南湘白了顾里一眼,说:“我刚洗完衣服。”顾里持续喝汤说:“于是你就直接穿出来了?”

她瞄了瞄唐宛如,皱着眉头说:“你被打了?不是吧,一大清早,谁干的啊,那人有病吧!”
唐宛如彻底地受到了惊吓。然后转身恼怒地分开了。
她干嘛?报仇去了?”
我心很累,“不要告知我你看不出来她化了妆。”
顾里挥挥手,“别搞笑了。”

过了一会儿,猛然抬开端,“不是吧?真的假的?”
我和南湘同时严正地点头。
顾里:“吓人……”

“我实在不能忍耐一个男人流浪在秋风里。颓丧的快感?他怎么不去逝世!”

“每位客人的鹅肝是四盎司!我想问一下你筹备十盎司是打算用来饲养什么?”

“我感到餐桌上还是不要摆上白色的蜡烛台和镜框了,这究竟不是一个葬礼,你感到呢?”

“如果你们保持用红色的餐巾和金色的刀叉,那么用完餐后麻烦你们再帮我筹备个洞房。”

“妈,看在白娘子和财神爷的份上,你可不可以不要穿那件几乎要把全部乳房都甩在外面的礼服出席我的诞辰?我都猜忌你吃饭的时候须要把胸部搁在餐桌的盘子上,你不感到那样看上去像是一道主菜么?小烤乳猪或者鲜木瓜什么的……”
“爸爸,如果你当天不赶回加入我的诞辰,我就会把你书房里的雪茄,全体建成一厘米一截的玩意儿。开玩笑?哦不,我是认真的。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开玩笑了?”

“Neil,你如果再敢送我芍药花的话……你当然有送过我芍药花!而且,你还在卡片上写了‘你就像一颗芍药’,你知道为此唐宛如胜利翻身了多少次吗?”

“林萧,说真的,如果有一天我把lucy从家里赶出去,他的东西都会比你得多。。。”

她看着我们三个,心疼的摇了摇头然后拿起电话,:“lucy,第二车的司机快到门口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同时,你可以让第三车的司机动身了。”

“唐宛如,你的这个碗也太大了,你用来吃什么的?”(事实上,唐宛如刚刚拿出他的洗脚盆筹备放到厕所里去。。。)

“林萧,这条内裤是简溪的吧,怎么在你的箱子里,什么?你什么时候屁股长这么大了?而且哪家天杀的品牌竟然把女性内裤做成boxer格式?缺德!”(我肆无忌惮猖狂地当着一屋子缄默不语的搬运工人重他咆哮:“那明明是三角的!”)

“唐宛如。这个到底是你的胸罩还是什么?看起来怎么像一件体恤?”我听见厨房里一声轰然倒地的声音。

“顾里,你如果要拆墙的话,提前告知我!”

门外传来顾里银铃般的笑声:“亲爱德,你又说笑了,刚刚是唐宛如在上楼梯呢,呵呵呵额呵呵呵呵。。。”

“我什么时候睡过去的?”
顾里喝着红茶,头也没抬的对我说:“1997年”
“你睡到2010世博会都还不醒的话,我们就筹备把你送到博物馆用玻璃柜紫装起来。呈献给各路国际友人,”顾源摸摸顾里的头发,温顺而又仁慈的弥补道.

“顾里,你没搞错吧?你说的该不会是我吧?你要我去对付宫洺?”

顾里优雅的摆摆手:“Honey,当然不是说你,那天等我想要杀他的时候,再来找你。”

....顾里翻着白眼说:“是啊,那就真是太糟糕了哦,我父亲的情人,我的生母,竟然是宫洺,这可怎么办好呦!

在全部上午面试的人里,有只顾里问到她对冲泡咖啡懂得多少的时候直接尖叫这嗓门答复“哎哟,我妈说了,那玩意儿致癌”的怪胎;也有刚坐下来,第一句话就是“你这把椅子该换了吧?它比电梯门口的那个垃圾桶还要硬”的络腮胡男人;也有指着打印机对顾里说“我对空调不是很有研讨” 的研讨生;也有牵着一条贵宾犬来面试的、穿得像刚从碎纸机里爬出来的一个“九零后”的非主流,她的眼线画的像要从眼眶里飞出来一般宏大粗壮,并且浑身缀满了各种长短不一,粗细不均的蕾丝,脚上还有一双日本十年前风行的脏兮兮的长袜套,她嚼着口香糖,指着自己脚边的那只贵宾狗,问顾里:“我能带妖娆上班吗?你知道,它就如同我的性命~~”顾里看着她张开了口合不拢嘴,难以置信来面试的人会说出这样的话,“我简直不能信任!你竟然给一只公狗取名叫‘妖娆’!”当然,还有在顾里无声的杀人眼光中,自顾自低在掉根针都能听见的办公室里,安静地翩翩起舞了七分钟的舞蹈学院的美男子,他的名字叫Karen(……)而其他稍微正常一点的人,坐下来,第一个问题就是:“月薪可以超过两万么?你知道,我刚从花旗银行跳槽出来。”或者“我的叫不太好,公司会给我配车么?”顾里微笑着答复他们:“哦,并不,我想你们误解了,我们并没有再招聘履行董事。”

“我每次想到那一百七十二双诡异的眼睛,心跳就二话不说直接冲上一百二,我真是感激他们这一大家子。”

“我那个巨大的爸爸,把公司百分之20的股份,给了一个莫名巧妙的人,这个人名叫“逝世也找不出来先生”或者“鬼知道是谁小姐”

“亲爱的, 你没有错, 你说的很好, 我感到你应当去写一本书,叫 性命中那些尖酸和苛刻的事情 .

我拍拍张牙舞爪的顾里,不好意思地说: 你过奖了.你说的那本书我已经看完了,我特爱好那个作者,叫做顾里的,这女人确定有非常非常多的生涯体验,一看就是阅历了沧桑的老女人.

而正在翻报纸的顾源,漫不经心肠对我们说: 我想去看赖声川的话剧 women说相声 .

顾里泪眼婆娑地握着她妈的手,说, 妈,我性命里的任何东西都可以和你分享,除了我的衣柜.

说完之后,她瞄了瞄旁边正用 Hey,I am here. 的目光恶狠狠地盯着自己的顾源,说: 你瞪我干什么!

他把他的全部性命的重量都压到了我的身上,我蒙受不了 我悲伤的对顾里说.
他把你按在床上强奸了? 顾里怀疑地问我.

我就知道胜利的几率很低. 顾里叹气.
是啊,医生说只有百分之十五. 我眼圈又红了.
不是,我是说,你批准帮我的几率,很低. 顾里忧愁地望着湖面.我很想把她推动湖里,
是啊,非常低,林萧说好象只有百分之零点零一.”我恶狠狠的答复她,
真的啊?这个数字可比我想象中高多了. 当然比我更尖酸苛刻.

每当顾源被雪球砸中的时候,她就会扯着耳朵(不过是我的耳朵)尖叫起来:“顾源!你穿的可是Prada!”之后我明白地听见了宫洺在背后小声地喃喃自语:“这里每个人穿的都是Prada。”很显明,顾里也听到了,因为她下一句话,就是逝世命地尖叫:“顾源!砸崇光!砸他的头!”

面前两个小宇宙都燃烧到了极限的人互相投掷着雪球。他们动作迅速,手起刀落,并且随同着无数中英文的口头攻击。

“Kitty!去帮我倒一杯香槟过来!我中场休息!”宫洺咬牙切齿地面对着顾里,头也不回地对Kitty说。Kitty为难地踩着高跟鞋一路小跑去倒香槟。
“蓝诀!去往他的香槟里投毒!”顾里一脸寒霜,冲着宫洺,头也不回地说。蓝诀尽力在脸上假笑了一下,朝香槟跑了过去。(……)
哦,事实e5a48de588b662616964757a686964616f31333238643036上,涅磐是形容一种柔软的质地。”
“南湘,有一天你被他弄逝世了,你也别打电话来让我给你收尸。”
“爸,如果你不是要去加入一个夏威夷草裙聚首的话,请把现在你脖子上的那条春花烂漫的领带换掉好吗?”
“你们这么大一个手机门面,竟然不能刷卡花费,成何体统?”
“那有点难度,我外婆早就被埋进土里了。” “还烧成了灰,你没事别去把她老人家从土里翻出来晾着……”
“你外婆才是鬼故事,你们全家都是鬼故事!还有,你以后在我面前再敢用‘了啦’、‘人家’之类的词,我起誓我会把你埋进土里挖都挖不出来。”
“就算不好吃,你也必定要吃完哦。我的娇生惯养的小少爷。因为这是我买的。我以后都不再和你赌气了。”
“表情如同一个高等妓女告知我她不卖!”
“你被打了?不是吧?一大清早,谁干的啊?那人有病吧!”(对宛如化装后的话)
“你也不问问你儿子配不配得起我!”
“我赌气了。我实在不能忍耐一个男人流浪在秋风里。颓丧的快感?他怎么不去逝世!”
“你必定是阳澄湖的,你看这肉,又硬朗又粗壮。”
“我情愿怀孕!”(知道Neil回来)
“我不要坐那个东西!我不要坐!!”(Neil拉她去锦江乐园)
“非常不幸的是,我在四年里面修完了双学士,更不幸的是,我的另外一个专业是国际金融学,最最不幸的是,其中金融地理学科我的成就是A++。”
“我只能写出一本账簿。”
“每位客人的鹅肝是四盎司!我想问一下你筹备十盎司是打算用来饲养什么?”
“我感到餐桌上还是不要摆上白色的蜡烛台和镜框了,这究竟不是一个葬礼,你感到呢?”
“如果你们保持用红色的餐巾和金色的刀叉,那么用完餐后麻烦你们再帮我筹备个洞房。”
“妈,看在白娘子和财神爷的份上,你可不可以不要穿那件几乎要把全部乳房都甩在外面的礼服出席我的诞辰?我都猜忌你吃饭的时候须要把胸部搁在餐桌的盘子上,你不感到那样看上去像是一道主菜么?小烤乳猪或者鲜木瓜什么的……”
“爸爸,如果你当天不赶回加入我的诞辰,我就会把你书房里的雪茄,全体建成一厘米一截的玩意儿。开玩笑?哦不,我是认真的。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开玩笑了?”
“Neil,你如果再敢送我芍药花的话……你当然有送过我芍药花!而且,你还在卡片上写了‘你就像一颗芍药’,你知道为此唐宛如胜利翻身了多少次吗?”
“你哪里不降落,你瘦得都快成生鱼片了,你胸口那两颗玩意儿迟早哐当一声掉下来。”
“你自我介绍完了没?” “你看准点呀,” “像这样。”
“你除了哭,除了闹,除了打我,除了把你的眼泪和鼻涕抹在我爸僵硬苍白的尸体上,你还能干点什么吗?你五十岁了,不是十五岁,你一辈子都活在迪斯尼乐园里么?”
“是啊,婊子,你养我这么大不容易。”
“我情愿不穿内裤出门,也不愿意把它留在家里。”
“唐宛如,你这个碗也太大了!你用来吃什么的?(洗脚盆)
“林萧,这条内裤是简溪的吧,怎么在你箱子里?什么?你的屁股什么时候这么大了?而且哪家天杀的品牌竟然把女性内裤做成Boxer格式?缺德!”
“我每次想到那一百七十二双诡异的眼睛,心跳就二话不说直接冲上一百二,我真是感激他们这一大家子。”
“而我们讨论到现在,还没有任何本质性的进展,因为,我那个巨大的爸爸,把公司20%的股份,给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人,这个人名叫‘逝世也找不出来’先生,或者‘鬼知道是谁’小姐。”
“是啊,那就真是太糟糕了哦,我父亲的情人、我的生母,竟然是宫洺,这可怎么办好哟!”
“都是自己人,别告知宫洺,啊。”
“蓝诀!去往他的香槟里投毒!”
“哦哟,我受到了惊吓!” “你别忘却了,收购胜利的前提,是你答应让我成为新的财务总监。哼哼,你敢让我公司的人都喝西北风,我就敢偷光你们公司的钱,让你们连西北风都没得喝!”
附:“你睡到2010世博会都还不醒的话,我们就筹备把你送到博物馆去用玻璃柜子装起来,浮现给各路国际友人。” --顾源 “没什么是不能拆的,就算是坟墓,你也可以直接压平了在上面给我盖出房子来。挖出了白骨?那就倒掉它!” --顾廷盛
下载APP,抢鲜体验 应用APP,立即抢鲜体验。你的手机镜头里或许有别人想知道的答案。 扫描二维码下载